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昨天傍晚在五道口見到鬼了! (絕對真實的故事) 昨天傍晚,大約是七點左右,天已經黑了。 我去五道口電影院附近的商店買東西

2、別人怎麼看你, 和你毫無關系, 你要怎麼活 ,也和別人毫無關系。國外


昨天傍晚在五道口見到鬼了! (絕對真實的故事)
昨天傍晚,大約是七點左右,天已經黑了。 我去五道口電影院附近的商店買東西。 走到商店門口時,一個年青的女孩和我打了一聲招呼。 我馬上認出她了,她是我的大學同學,而且她當時是系學生會主席,我當然對她很熟悉。 雖然以前我們兩人關係一般,但是隔了兩年再見面,自然是非常高興的。
我們在一起聊了大約半個小時,說了一些以前大學裡的事情,我奇怪的是,她對其他同學的隱私了解得清清楚楚。 她說她現在正在清華讀研。 並留下了她的宿舍電話和手機。
今天早上,我打她的手機,竟然是別人的手機。 打她宿舍電話,竟然是公用電話。 我十分奇怪。
剛才我通過校友錄,查到她在北京的家裡的電話,打到她家裡。 她媽媽告訴我,她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。 我有點不相信,因為我昨天傍晚明明見到她了。 怎麼可能她死了呢? 我又給以前的其他同學打電話,他們均證實,她的確在半年前出車禍死了。
續:五道口遇見鬼了(我接到的奇怪電話)
昨天我發的一個故事,關於我在五道口見到鬼的事情。 這是真實的事件。 但事情並沒有完。
剛才,我竟然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。 大約是六點半左右。 我吃完了飯,一��人正在實驗室裡看書。 突然,我的手機響了。 但我奇怪的發現,手機上竟然沒有來電顯示。 我接了這個電話。 原來是那個女生打過來的。 我頓時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實驗室裡沒有一個人。 我害怕的問她,你在哪裡?
她說:“我在你樓下,有點事想對你說,你能下來一下嗎?我不方便上去。”
我急忙抓著手機跑到旁邊的實驗室裡去,因為那裡有幾個同學在聊天。 他們見我臉色蒼白,慌慌張張的跑進來,都很奇怪。 我也不好對他們說什麼,但我總感覺有點安全了。 因為畢竟人多。
她在電話裡繼續說:“你現在有事嗎?我真的有點事想對你說。我現在遇到困難了,你必須幫幫我,否則我就完了。”
我說,半年前的車禍是怎麼回事?
她沒有說話。 然後掛了電話。
我從窗口向外面看去,在路燈下,果然有一個白衣白褲的女孩向遠處走去。 也許是她,但我不敢確定。 因為,我沒有看清楚。
續:五道口遇見鬼了(我與鬼面對面交流,懷疑車禍真相)
我保證以下所述,句句是實。 希望找人幫助我。
昨天傍晚,她給我打了電話之後,消失了幾個小時。 整個晚上,我不敢單獨在實驗室裡待著。 我害怕得要命。
十點鐘左右的時候,我和一群同學一起回到宿舍裡,因為宿舍里人多熱鬧,我就不恐懼了。
大約十一點半左右,我們宿舍的人關燈睡覺了(我們宿舍住了包括我在內的三個人)。 我也睡了。
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被尿憋醒了。 但我非常奇怪,因為我從來沒有起夜的習慣。 並且,晚上我也沒有喝多少水。 我在迷糊中,披著衣服,出了房間,去走廊的公共廁所。
廁所的燈還亮著,但非常昏暗。
我方便完之後,剛一轉身,突然發現她站在我身後,白衣白褲,長髮披肩。 我幾乎當場嚇暈了,我嚇得開始哭起來。 一個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哭,實在不好意思。
我問,你想怎麼樣?
她說,我沒有惡意,真的,我只是有件事對你說。 你聽我說完,說完了,我馬上就走,再也不找你了。
我說,那你說嘛。
我裹緊身上的衣服,全身發抖的看著她。
她說,你別怕。 我真的不會傷害你。 不信你看。 我其實傷害不了你。
她把一隻手伸向廁所便池之間的隔板,我發現她的手穿透了隔板,而當她把手縮回去時,隔板完全沒有損壞。
我說,你有事快說嘛,我冷。 我要回去。
她說,我來找你,是有事告訴你。 其實,你是我的初戀男友。
我說,根本不可能。 我們以前根本沒有這種關係。
她說,我們以前是肉體上沒有這種關係,但是精神上有這種關係。 因為,我以前一直當你是我的男友。 而且,你應該知道,我從來沒有別的男人。
我又怕發抖,說,我並不了解你,就算是吧。 你現在找我,是有什麼事嗎?
她說,我是被人害死的。 我曾經愛過你,而且我知道,你從來沒有愛過我,這不公平。 我希望你能幫助我一次。
我說,同學之間,應該幫助你,談不上公平不公平的,你說吧,我能幫助你的事就一定幫助你。
她說,車禍是一個圈套。 我其實是被人害死的。 我不甘心,我一定要報復。 你如果不幫助我,我絕不放過你~
她的最後一句話,是竭斯底里的說的,充滿了憤怒,而且聲音特別大。 我幾乎嚇癱了。
我討好的說,我一定幫助你解決困難。 你要是需要錢,我今天就燒給你。
她的情緒有些緩和了,她停頓了一下,慢慢的說,我要上班了。 以後我會找你的。 謝謝你答應幫助我。 你可以走了。
我急忙抱頭跑回宿舍裡,爬上床,我發現兩個室友正在熟睡。 這個時候,已經是早晨六點了。
續:五道口遇見鬼了(得知車禍真相,但不關我事,我不管)
昨天凌晨,我和鬼面對面交談過。 我知道,事情還沒有完。 但我已經不害怕了。 因為嘛,反正鬼也見過了,無非就是那個樣。 沒什麼好怕的。
今天凌晨,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突然我感覺一陣極其冷的寒風吹進了我的被窩。 我醒了。 她正坐在我的床頭。
她示意我不要出聲。 於是我不出聲。
她又示意我跟她出去,我就披上衣服跟著她來到走廊。
我們在走廊面對面的站著,她沉默了一會兒。 開始說話。 她對我講了一個讓我吃驚的淒涼故事。
半年前的一天晚上,她騎自行車去五道口玩,在商店門口,她的自行車不小心擦傷了一輛奔馳車。 奔馳車上的兩個男人和她發生爭執,要求賠償五千元。 她當時拿不出那麼錢,而且,賠償五千元,也是敲詐。 爭吵之後,兩個男人要她上車,說是要到她家去找她父母拿錢。 她想,回家也好。 起碼父母會幫助她。 於是,她指明了自己家的地址。 兩個男人把她的自行車停在路邊,把她弄上了奔馳車。
可是,他們並沒有把她送回家去拿錢。 而是,把車開向上地方向的郊外。 她慌了,但已經晚了,在車後座,一個男人死死抓著她。 她跑不掉了。
奔馳車最後停在一個廢棄的工地裡。 那時,已經很晚了。
兩個男人把她拖下車,先是狠狠的打她,然後逼她脫光衣服,趴在奔馳車上,然後輪奸了她。 並且採用了各種性劣待的手段,導致她全身傷橫累累。
兩個男人輪流折磨她,一起折騰到凌晨快天亮了才算罷休。
兩個男人最後命令她穿好衣服,說,你可以走了。
她急忙穿好衣服,跑到公路上,想攔一輛車報警。 可是,她身處郊外,又是凌晨,哪裡來的車呢?
這時,她發現那輛奔馳車風馳電掣的向她駛過來,她想躲開,但來不及了。
一瞬間,奔馳車將她撞得彈起來,當她落到地上時,奔馳車又從她身上碾過去。
她死了。
後來,她知道,她死後,警方將此事當作一般的車禍處理了。 她的父母也認為她是去郊外找同學(因為她經常去上地找同學玩)而遇到的車禍,奔馳車主賠償了她父母六十萬元錢。 此事就這麼解決了。 甚至她父母真的認為那隻是一起普通的車禍,所以沒有上法院。
聽完她的控訴,我問,你想要我為你做些什麼呢?
她說,我要你幫助我,要求警方重新查清我的這個案件。 抓住那兩個男人。
我立刻討好的答應了。 我知道,如果我不答應,她不會罷休。 但我在想辦法,如何對付這個鬼。
她笑了,對我說,謝謝你。 細節的事,我再找你吧。 明天凌晨兩點,我們在你宿舍的天台上見面。 現在我要上班了,你先回去吧。
回到宿舍裡,我發現,此時又是凌晨六點了。 室友還在睡覺。
我躺在床上,睡不著。 我並不想幫助她解決車禍的事。 因為我跟她並不是很熟悉,只是同學關係。 我沒有義務幫助她解決這麼大的一件事。 再說,這件事完全與我無關。 多一事不如少事,我憑什麼這麼多事呢? 再說,她是鬼,我是人,我如果為了一個鬼而得罪了那兩個奔馳車主,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,他們肯定是很有地位的人,說不定他們會找人做了我。 再說,這麼麻煩的事,我可不願意管。
大約七點鐘的時候,我想好了。 於是我叫醒我的兩個室友,楊和陳。 把我的這幾天的經歷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們。 他們非常驚訝。 但看見我一臉的認真,他們也相信了。 並且,他們願意幫助我一起把這個鬼解決掉。
楊說,他今天就去找他的一個遠房叔叔,他的那個叔叔很有些本事,是個法師。 可以捉鬼。
洗漱之後,楊和陳坐車去辦這件事了。 我不敢去,因為我害怕鬼會跟踪我。 所以我來到實驗室裡,實驗室里人多,我就不害怕了。 但明天凌晨兩點,我相信我和楊和陳,肯定能夠制服這個女鬼。
續:五道口遇見鬼了(明天凌晨開展打鬼行動,絕對真實,一切就緒!)
下午三點多,楊和陳回到宿舍給我的實驗室打了個電話。 在電話裡,楊說,一切搞定了,他見到他的那個遠房叔叔了。
楊的叔叔說,其實對付鬼非常簡單。 只要用水煮桃木枝,然後把趁鬼不防備,把這些水潑到鬼的身上,這樣鬼就會暫時現身,所有的正常人都能夠看見。 在這個時候,鬼是虛弱無力的,沒有任何超過常人的力量。 只要周圍的人把這個現身的鬼弄死,就像弄死一個人似的。 那麼,這個鬼就永遠不能超生。 也就是說,這個鬼以後不但不能在人間出現,而且也不能在另外一個世界出現了。 這個鬼只能永遠在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中孤獨的飄渺流浪,永遠不能見到任何人或者是鬼。 任何人或者是鬼也不可能見到這個鬼。
楊的叔叔說,這樣做對那個鬼是非常殘酷的。 如果那個鬼並沒有做太多的惡事,不妨放過這個鬼。 因為,如果讓鬼現身之後,打死這個鬼,那麼這個鬼將會失去一切,而且肯定這個鬼會永遠痛不欲生。
一個在空曠的宇宙空間中流浪的鬼,也是人間的平常人經常說的------孤魂野鬼。
楊說,他叔叔已經給了他桃木枝,要他煮一個小時就可以了。 他正在用電爐煮呢。
我說,多煮一會兒,煮三個小時吧。 準備充分一點。
剛才我回宿舍安排一下,明天凌晨兩點,是我和鬼約會見面的時間,我和楊和陳兩位室友,我們三個人一定要把這個鬼消滅掉。
大家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吧。
我剛才上線看看,發現大家都不相信我,我下面把我在幾個小時前的經歷講述給大家。 我要對大家說,無論你們相信與否,這個故事都是真實的。 我以我的人格向大家保證,我沒有寫假故事。
昨天晚上大約十點,我回到宿舍,楊和陳已經把桃木枝水熬好了。
我對楊陳二人說,到時候,由楊負責潑水,只要鬼一現身,陳負責首先攻擊,必須一擊而中,然後我們三個人一起把鬼弄死。
楊說,沒什麼的,潑水之後就開始攻擊。
陳說,我不擔心什麼,一定除掉這個鬼。 但是,楊在潑水之前,我和楊都看不見這個鬼,怎麼辦?
我說,這個好辦,我到時候面對著天台的門站著,我會引著鬼站到我的對面,也就是說,女鬼會背對著天台的門站著。 當鬼站在我的對面時,我就點燃一支煙,然後咳嗽幾聲,這就是信號,只要聽見我咳嗽,看見煙一點燃,楊就立刻對著我潑水,但水肯定不會潑到我的身上,因為,我的對面站著那個女鬼。 水肯定會潑到女鬼身上,這樣,鬼就會現身。
我們將桃木枝水裝在一個廣口杯子裡,這樣方便潑出。 楊的叔叔說過,只要鬼身上沾了一點點桃木枝水,就現身了。
楊和陳二人各準備了一根鐵棒,到時候,他們準備用鐵棒進攻。 我準備了一把短刀,準備到時候作為武器,把鬼捅死。
凌晨兩點。 我把短刀插在背後,上了天台。 我們的宿舍有七層,我住在五層。 六七兩層是老倉庫,七層上面就是天台。 楊和陳埋伏在天台的門旁邊的一個大櫃子後面。
我看見她已經等在那裡了。 白衣白褲,長髮飄飄。
她看見了我,輕輕的笑了笑,說,謝謝你,這麼準時。
我討好著說,呵呵,我一直想幫你呢。 你有事就說吧,我一定盡全力幫你。
我在天台上走動著,想把她引到一個背對著天台的門的固定位置,給楊一個有利的攻擊方位。
她不知不覺的跟著我走動著。
當我面對天台的門的時候,我停下來了。 她也站在我的對面。 我感覺事情非常順利。
我和她的距離不到一米,而她背對著天台的門,她的位置距離天台的門不到四米。 楊可以順利的對她進行攻擊。
我用借來的防風打火機點燃了一支煙。
她關切的對我說,少抽點菸吧,對身體不好的。
我沒有說話。 然後,猛烈的咳嗽起來。
她急著說,你怎麼了? 你病了嗎? 今晚先去看醫生吧?
她說到這裡,我看見楊已經從天台的門裡衝了出來,出現在她的背後。 而她卻還在對我說這些廢話,完全沒有防備。
楊一手拿鐵棒,一手拿廣口杯。 楊向著我的方位,把手一揚,廣口杯子裡的桃木枝水全部潑出來,十分準確的潑在她的背上,我感覺有一點點冰涼的水也濺在我的臉上。
她淒厲的慘叫一聲。 扭身就跑。
楊大叫一聲,好呀,現身了。 然後,持鐵棒向她砸下去。
她側身一躲,竟然躲開了。
但是,在楊身後,早有準備的陳並沒有放過她。 陳又是一棒砸下去。 正砸中她的腦袋。 陳是一米八五的大個子,而她卻是個不到一米六的瘦弱女孩。 哪裡經得起這麼一棒?
她無力的慘叫一聲,倒在地上。
她還在無力的掙扎。
我從背後抽出短刀,想給她一刀。
楊攔住我,說,先玩玩吧。
楊狠狠的一腳踢向在地上掙扎的她,她被踢得翻過來。 低聲慘叫著。 楊和陳又猛的用鐵棒狠狠的砸在她的身上。 她淒厲的呻吟著。 嘴裡含糊不清的在說著什麼,可能是在求我們。 但我們哪里肯放過她。
我從天台上撿了幾塊碎磚,狠狠的砸在她的腦袋上。 她躺在地上,還在掙扎,她虛弱的看著我。 但我一腳踢向她的眼睛。 又用磚猛砸她的頭。 她不能動了。 但還在微弱的掙扎著。
我發現她竟然這麼強。 就是消滅不了她。
我和楊和陳,三個人圍著她。 用鐵棒和磚頭猛烈的打她,同時拼盡全力用腳狠狠的踢她的要害位置。
她只能無力在地上扭著。 痛苦的呻吟著。
最後,她不動了。
我們也打累了。
最後,我拿出短刀,狠狠的捅了她十幾刀。
我和楊和陳都很累,我們就三個人圍著她坐在地上,開始休息。 。
她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。
我試了試她的呼吸,發現她已經停止了呼吸。 而且,我發現她也沒有了脈搏。
過了大約一分鐘,我發現她的屍體開始溶化,就好像一塊凍硬的奶油由於溫度升高而變軟了一樣。 她慢慢的變成一灘粘糊糊的物質,然後,她變成一大灘液體,灘在地上,非常噁心。
我非常驚訝。
楊說,沒什麼的。 我叔叔說,鬼被打死之後,就會變成一灘水,現在說明鬼死了。 而且,鬼也已經進入了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,無依無靠,永遠都是處於孤獨飄渺的狀態。 她已經變成了一隻孤魂野鬼。 再也不能害人了。
這時,我聽見在我的上方不遠處,一聲淒厲的尖叫,是她的聲音。
她喊著,你怎麼能這樣啊~你怎麼能這樣啊~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啊~
她淒厲的叫聲越來越遠。
我感到很高興,因為我知道,她進入了極其空曠的宇宙空間,無依無靠,永遠都是處於孤獨飄渺的狀態。 她已經萬劫不復了。 她已經變成了一隻孤魂野鬼。 再也不能害人了。 也不會害我了。
故事寫到這裡,我要對大家說,無論你們相信與否,這個故事都是真實的。 我以我的人格向大家保證,我沒有寫假故事。
女鬼又找上門來了,冒死發貼,跪哭求助,斑竹勿封!
我就是waln。 如果不相信,我可以把我以前的貼子拿出來給大家看看。 我先在這裡向大家保證,我上次說的事,完全是真實的。 沒有一個字的假話。 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保證。
我之所以後來不承認我的所做所為,是因為我發現大家都在罵我,所以,我就不承認了。 這樣可以少挨一點罵。 最多說我欺騙大家。 其實我真的殺鬼了。
但是,鬼又找上門來了。
本來,楊的叔叔說過,如果把鬼殺了,那麼鬼就變成了孤魂野鬼,萬劫不復。 但是,我們三個人當時把女鬼輪奸了,後來我沒有好意思告訴大家。 楊的叔叔說,女鬼死的時候留​​下了人的體液,那麼這個女鬼就不會死了。 而且,以後桃木枝水也對她沒有作用了。 而我們三個人當時並不知道。
現在,女鬼已經纏上我們三個人了。 整個晚上在宿舍裡待著。 我們三個人都怕得厲害。
楊的叔叔說,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,找十個以前知道殺女鬼事件的男人,一起到他那裡去,他會告訴我們該怎麼做。
所以,我求助以前的網友幫助。 謝謝大家!
我們三個哭求大家相信並幫助我們吧! 我們再也不敢殺鬼了。
我不是在開玩笑,人命關天。 哭求大家幫助我。
昨天, 那個女鬼在我們宿舍鬧得厲害。 我們真的怕極了,報了幾次警,但警察來了,又看不見女鬼,反而說我們三個神經病。 甚至要告訴我們的導師。 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。

喜歡這篇文章!分享到面子書吧>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harer.php?u=http://warmpost.com/c14049 本篇文章已結束,你的"红色"下一步快捷按鈕 |首頁| 訂閱| 熱門文章 |抽獎只限台灣| 愛心公益| 面子書官方粉絲頁| 免費博客平台>無任何費用>簡單發文系統>發文後有讀者閱讀點閱>點閱每時更新獎勵美金>下月尾前滿最低支付>成功收款>建議用PAYPAL最​​低支付5美金 |
我想我愛上了酒店小姐、該怎麼辦呢?然後原來做電腦的“蘋果”出來了,把手機世界老大的“諾基亞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